新闻动态   News
搜索   Search
你的位置:首页 > 新闻动态 > 行业新闻

最有说服力的,从来不是谁的话

2019-04-21 20:43:13      点击:

当一个人问出“为什么我要好好活着”的时分,他们想要的其实并不是一个可以支撑他活下去的理由,他们也根柢不需求这些所谓的理由。

作者:朱佳
来源:朱佳的假不正经(ID:mediya1127)


没有夜色     何来星光


最有说服力的不是谁的话

是你的亲自领会


林恳从幼儿园中班初步学围棋,有过两次想打退堂鼓,第一次是他刚到升段班不久。


那时林恳学得还算顺利,很快打上了围棋一级,他对围棋蛮有兴趣,教师也看好他。然而,一天下午上完围棋课,林恳回到家就嘟囔:


“妈妈,我不想上围棋了。”


“你不上围棋也可以,妈妈不想逼迫你,不过我看你之前挺高兴的,你能告诉我不想上的原因吗?”


“我怕。”


“怕什么呢?”


“我怕汪教师打我。”


继续问下去,我了解到,汪教师是升段班的教师,六十多岁,表情威严,随身带个尺条子,动不动威吓孩子,欠好好学围棋就打手。他不像之前的教师,年轻些,爱说笑话。


“有同学被打过吗?”林恳说了两三个同学,“他们被打哭了吗?”

“没有。”


“他们有没有说特别疼?”

“也没有。”


“你被打过吗?”

“没有。”


“假定被打手的同学没有哭也没有喊疼,妈妈猜应该不疼——恐怕汪教师是吓唬你们的,想让你们细心学围棋,并不是真要打疼你们。


知道吗,大人管孩子也挺难的,有时候管不住,会想些歪招或许笨办法,比方吓唬你们。好多家长都会拿差人吓唬孩子,其实差人又不是坏人,更不会随便抓人,是不是很诙谐?


你看,妈妈也会吓唬你,比方说‘暴打’你。”


小人心领神会,咯咯笑开了。这是我和林恳的日常小游戏,有时我会发狠,嘴里喊着“暴打暴打”,抓住林恳作势要打,猛地举起手,悄然落在他屁股上,林恳就笑得打滚。


“别的,汪教师年岁比较大,他的教育方法或许比较传统,中国传统以为打骂也是一种正确的教育方法。现在有了更科学的思路,我们都在改动,你看,平常你们幼儿园教师也没打骂过小朋友吧。


体罚学生是违法的,所以一般很少会发作这样的状况。但假定发作,你要告诉妈妈,妈妈会去找教师评论,严峻的话,我还会去学校,去教育部门反映。假定以后汪教师打你,真的把你打疼了,你告诉妈妈,妈妈必定出马。


但妈妈觉得,汪教师并没有你幻想得那么可怕,不过我说了不算,你呢,才上了两上升段班,你说汪教师可怕也不算数。我建议你继续上围棋班,看看会发作什么,我们检验过才知道。现在就扔掉围棋,有点惋惜哦。”


“那我还是继续上围棋吧。”林恳肯定地说,看起来安心了不少。



又过了一周,我问他,汪教师有没有打他。


“打过一次手心。”

“疼吗?”

“不太疼。”


我估摸着,那场景是重重抬起,悄然落下。


“妈妈说得对吧,汪教师那是吓唬你们,其实真打也不疼。幸而你继续上围棋班,人要勇敢检验,试过才知道工作会怎么样。”


“汪教师是蛮好的,我们现在都叫他汪老头,由于他是个老头。”


“你们这些小朋友——可不能当面叫哦,反面叫叫算了。”


“我知道,我们都悄然喊。”


到林恳打一段时,我第一次见到汪老头。


一个白头发老头,个头不高,很精力,爽性的性格,看着严峻,眼睛里满是笑意。


升段赛是全市范围的竞赛,林恳地址的围棋学校由汪老头全程现场担任。每个孩子竞赛出来,不管输赢,他都乐滋滋地,简单直率地说两句,很率性。


见我来,汪老头答应说:“嗯,妈妈是要来呢,来给林恳助威。”


大班时,汪老头的排名现已上升到林恳最喜欢的围棋教师TOP1。汪老头总叫他“小林恳”,由于他在班上年岁最小,个子也最小。汪老头常常喊他回答问题,一边说“你们看,小林恳这么小,这条都会。”


汪老头一共打过他两回手心,也都不疼。


尺条子虽然随身携带,嘴里嚷嚷着要打手,但汪老头其实是个温顺的老头。


到了春天,汪老头给林恳一些蚕子,林恳欢欣鼓舞拿回来。



我最怕这些虫子,让林恳放在奶奶家养,偶然去远远地仰视一下,后来长出好些肥肥白白的蚕,最终还结了两个茧。


每年春天,汪老头可怕的蚕都会按时出现。


林恳升到三段,汪老头不再教他,有一段时间,林恳有些丢失,想念了良久。


好在每次去围棋班都能见到汪老头,而汪老头每次见到林恳,都要教他一句歇后语,林恳回来就波斯献宝,告诉我,前次是“小葱拌豆腐——一清二白”,这次是“鼻涕淌到嘴里——顺势而为”。


一次下午的围棋课,我们全家都忘了去接他。于是他跑到汪老头班上继续上课,下课了,汪老头继续陪他,跟他谈天,给他讲笑话,总算等到了匆促赶来的林恳爹。


回来后,林恳对我说:妈妈,谢谢你们今天遗忘去接我,这样我才有机遇跟汪教师玩那么久,他是我的忘年交。


二年级寒假,林恳写了一篇作文《我的忘年交汪教师》。他自己点评,写得有些烂,我看满篇是小学生的真情实感。



汪老头在我们家是个出名的人物。每一次,林恳不敢检验时,我都会说:“还记得汪教师吗,由于当时你没有扔掉围棋,勇敢检验了,你才有汪教师这个忘年交。”


这话非常有效,林恳立刻有了检验的决心和动力。


最有说服力的不是谁的话,是一个人的亲自领会。


林恳渐渐大了,不知从什么时候初步,不再叫汪教师“汪老头”,乃至对自己从前一度叫“汪老头”的回忆有些模糊:“妈妈,从前我真的叫汪教师‘汪老头’吗?”


但我总觉得,“汪老头”是个非常亲切的称号。

---漳州心理咨询中心